豪门世仇永远无法化解 皇马VS巴萨血液流淌着仇恨

与其他传统豪门之间的世仇不同,皇马与巴萨之间的仇恨,更多的则要从两者的气质中寻找。地理位置和历史背景的巨大差异,造就了这两支豪门之间截然不同的风格特征。他们之间的碰撞,就如同两种完全不同的血型混在一起,每一次都会发生“事故”。

R&B,一个永恒、有趣而又不断推陈出新的话题。这里不是指节奏布鲁斯,而是指几乎和蓝调音乐同时产生于上世纪初的另一种艺术形式——Real Madrid VS Barcelona,一种让人更加热血沸腾、血脉贲张的艺术。

从巴萨和皇马俱乐部建立的第一天起,水火不容的对抗就应运而生,因为其间的世仇早就超越了单纯的体育竞技本身。由于历史和地域区别的缘故,皇马和巴萨在各自的发展历程中培育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马德里是西班牙的首都,皇马在皇家政府的庇护之下成长起来,所以它的使命就是永远向外人炫耀它所秉承的高贵、优雅的皇家血统。巴塞罗那是加泰罗尼亚的首府,发达的经济、独立的民族性以及屡次受政府压制的屈辱史反而孕育了他们极强的自尊心和叛逆性格,他们是激进派的代表。在西甲联赛70多年的历史上,皇马和巴萨的世仇始终占据主导地位的事实也无须再争,他们之间格格不入的争斗,就像两种完全不同的血型混到了一起,肯定会出“事故”。

巴萨连续两个赛季的没落使得最近几次的国家德比多少显得有些成色不足,不过随着巴萨的复兴,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世纪大战即将回归。经历了半个赛季的摸索,里杰卡尔德终于找到了一套固定的阵容,确立了罗纳尔迪尼奥的核心地位,巴萨在联赛中变得势如破竹,近两年来,巴萨的士气还从来没有这样高涨过。而皇马则继续努力保持领头羊的优势,可以预见,4月25日皇马和巴萨本赛季的第二次激情碰撞必定再度吸引全世界球迷的目光。

尽管如此,有一个因素却成了两队共同的致命弱点:近几年来的主力阵容中本土球员的位置越来越少,新生代力量出现严重的贫血现象。单单靠一群雇佣来的外籍球星和对方抗衡,即使赢得比赛,对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的提升显然也是远远不够的,这样加泰罗尼亚人和卡斯蒂利亚人之间的对立情绪必然会减少很多,民族矛盾在足球场上的表现形式得到了弱化。

借用一个医学词汇或许能够比较准确地表达皇马和巴萨引进大量世界级的外援后对于本土小将的不利影响:血栓。血液发生凝固或血液中的某些有形成分互相粘集,形成的固体质块,称为血栓,它的影响之一就是阻断血流。具体到皇马身上,佩雷斯的一年一星政策使得在伯纳乌集中的世界上最好的中前场球员越来越多,在普通球员眼中,巨星们无疑形成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团体,皇马的青训营本来就不怎么样,云集了这么多巨星之后,原来的本土小将再也不可能得到上场机会。看看皇马的主力阵容,只有劳尔、埃尔格拉、卡西利亚斯和萨尔加多4个西班牙球员是铁打主力。中前场小将在巨星的夹缝中难以看到生存的曙光,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波尔蒂略,上赛季他还有900分钟的上场时间,并且打入了14球,没想到本赛季出场机会少得可怜,直到第28轮才打入第一粒联赛进球。甚至有球迷提出了这样一个假设:如果佩雷斯提前几年担任皇马主席,那么“金童”劳尔在某些巨星的阴影下早就会夭折。“粘集”的巨星阻碍了本土小将的成长,帕文一代恐怕会成为被废黜一代或垮掉一代的代名词。

民族情绪更纯粹的是加泰罗尼亚人,但自从范加尔把半支巴萨变成荷兰队之后,能够在球队中找到自己位置的加泰罗尼亚球员也变得十分稀少,荷兰帮这一“固体质块”阻断了加泰罗尼亚的新鲜血流。因此每次世纪大战,加泰罗尼亚和卡斯蒂利亚两大民族的对抗也就变得不再纯粹。这一现象在去年拉波尔塔担任俱乐部主席以来有所改变,在本土化思路的指导下,拉波尔塔大力支持里杰卡尔德起用小将。奥斯卡·洛佩斯、奥莱格、塞尔吉奥·加西亚都是本赛季被提携上来的。加上普约尔、哈维、路易斯·加西亚、巴尔德斯等本土球员,巴萨的加泰罗尼亚特色得到了加强,这也必然促使这个民族在以后的世纪大战中表现得更加狂热。

伴随着皇马与巴萨血型冲突的是场外球迷血的代价和代表双方利益的媒体不遗余力地血口喷人。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发生在2000年10月26日的皇马球迷枪击巴萨球迷事件。57岁的皇马会员曼努埃尔和其邻居55岁的巴萨会员弗朗西斯科为菲戈的问题发生口角,因为弗朗西斯科认为菲戈是一个判徒,是犹大。在三天后进行的冠军杯小组赛中,巴萨客场挑战利兹联。鲍耶第5分钟的入球利兹联领先,曼努埃尔在下半场第40钟就回家庆祝燃放鞭炮利兹联的胜利,因为他认为巴萨已无力回天。但弗朗西斯科在比赛结束时告诉他里瓦尔多终场前将比分扳平,两人随即互相辱骂。曼努埃尔回家后取出猎枪向弗朗西斯科头部射杀,后者当即死亡。

媒体在世纪大战前后往往会起到煽风点火的作用,尤其是巴塞罗那媒体更是会对转投皇马的叛将极尽讽刺之能事,菲戈、罗纳尔多多次被加泰罗尼亚人用漫画的形式讽刺为犹大。本赛季皇马和巴萨第一回合较量之前,巴塞罗那《每日体育》报别有用心地刊出了大腹便便的罗纳尔多的裸体形象,用树叶遮住关键部位,并送给他一个超大安全套。

世仇豪门之间的对决,是足球场上永远的风景。他们之间的较量,也是最容易产生经典镜头的时刻。远的不说,仅在最近十年中,他们之间的碰撞就给我们留下了如此多的茶余饭后的话题……

克鲁伊夫率领的巴塞罗那曾经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创造了联赛四连冠的辉煌战绩,这场在死对头皇马身上取得的大胜,则堪称巴塞罗那在这段时期内的最高峰。巴西著名射手罗马里奥当时成为风云人物,他在比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打入另外两个进球的则是荷兰球星科曼以及本土球员伊格莱西亚斯。这场比赛有效地见证了两队在该赛季结束时的迥异命运:巴塞罗那再次捧起了联赛冠军的奖杯,皇马在积分榜上的位置则仅仅是第4名。

几乎是上一个赛季那场大比分赛事的翻版,只不过主队欢庆胜利的地点从纽坎普转到了伯纳乌。这次又有一个南美人上演了帽子戏法,他是来自智利的“恐怖的伊万”萨莫拉诺,不过此役真正的风云人物当属米歇尔·劳德鲁普,在遭到克鲁伊夫的冷遇之后,他在赛季前选择成为皇马的一员,并且在本场比赛中具有出色的发挥。这场比赛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克鲁伊夫时代”在巴塞罗那的终结,皇马则在该赛季捧回了久违的联赛冠军。

仅从比分来看,这或许是所有“西班牙德比”中最为乏味的场次之一,但是“猪头事件”却足以令这场比赛成为人们回忆中的经典。皇马在连续几个赛季中的势头明显强过巴塞罗那,导致后者球迷的敌视情绪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叛徒”费戈更是在场上成为被集中攻击的焦点,由于球场内被扔进了太多包括猪头、玻璃瓶在内的杂物,比赛一度遭到中止。不过在这场风波之后,皇马立即在联赛中取得了6连胜并最终夺冠,巴塞罗那球迷的这股狂热劲头则没能帮助他们的球队在赛季末进入前5名。

这是圣西罗球场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幕,AC米兰当时虽然已经丧失了在联赛中卫冕的希望,但是球迷原本希望他们至少能够在主场阻挡一下尤文图斯直奔联赛冠军的势头,结果却只是等来了一场屠杀。尤文图斯不仅用本场比赛的胜利巩固了球队在积分榜上的优势并最终夺冠,而且也报了1949-50赛季主场1比7惨败给AC米兰的一箭之仇。AC米兰在这个赛季结束时的名次则暴跌到第11名,是贝鲁斯科尼1986年接手俱乐部以来的最低谷。

这场比赛在该赛季第32轮举行,赛季前并不被看好的AC米兰此时却凭借惊人的韧性在积分榜上死咬拉齐奥,卫冕冠军尤文图斯则刚在不久前解除了主教练里皮的职务,取而代之的是出身于AC米兰的安切洛蒂。扎切罗尼执教的AC米兰凭借前世界足球先生维阿的梅开二度,在客场拿到了宝贵的3分。此役的胜利为AC米兰之后奇迹般地反超拉齐奥夺冠打下了基础,尤文图斯该赛季第6名的排位则是1990-1991赛季之后最糟糕的成绩。

欧洲冠军联赛历史上第一次在决赛中出现的“意大利内战”,也是该项赛事有史以来最为乏味的决赛之一。尤文图斯在之前的比赛中表现出了更为强劲的势头,但是由于中场核心内德维德在本场比赛遭遇停赛,他们的进攻并不足以撼动AC米兰的防线,决赛不得不依靠点球大战来决出冠军。尽管尤文图斯门将布冯扑出两个点球的表现已堪称神勇,但是最后主宰冠军归属的却是AC米兰的巴西门将迪达,在他三次扑出点球之后,AC米兰得以在老对手面前捧起自己历史上的第六座欧洲冠军杯。

在曼联与阿森纳历史上无数次的交手记录中,1999年4月14日在维拉公园球场内进行的这场比赛无疑是经典中的经典。当双方战成1比1之后,场上出现了一系列戏剧性的变化,先是曼联队长基恩因为领受到红牌被罚出场,而后曼联门将舒梅切尔在终场前奇迹般地挡出点球,得以将比赛拖入加时赛,最后就有了吉格斯那个连过多人之后完成的“足总杯历史最佳进球”。以这场胜利为契机,气势大盛的曼联在该赛季成就了“三冠王”的伟业。

这是弗格森相对于温格取得的最悬殊比分,头号功臣则是“黑风双煞”之一的约克,这名特里尼达和多巴哥射手在比赛开场之后3分钟就完成了首开纪录,即使亨利很快就扳平了比分,但是约克以更快的速度在第22分钟就完成了个人的帽子戏法,而后则是基恩、索尔斯克亚和谢林汉姆继续成为这场屠杀的执行者。这场比赛为曼联在联赛中的三连冠铺平了最后的道路,当赛季结束时,他们在积分榜上领先阿森纳的优势达到10分之多。

这场比赛发生在该赛季的倒数第二轮,赛前阿森纳已经领先曼联5分,只需要在老特拉福德球场拿到1分就足以确保冠军的到手。不过被红魔已经连续压制了三个赛季的枪手却并不满足于守住一场平局,凭借维尔托德的补射得手,他们最终以一种近乎完美的方式在对手球迷眼皮底下荣膺冠军,与此同时,阿森纳还创造了英格兰顶级联赛中整个赛季客场不败的新纪录。由于此前阿森纳已经赢得了足总杯,他们也因此成为该赛季的双冠王。曼联最终在联赛中屈居第3名,创下球队在英超联赛成立之后的最差名次。

拜仁、曼联和尤文图斯,曾经是欧洲战绩最稳定的三支球队,也一度是冠军杯上风光无比的三支球队;但在当今技术流当道的时代,起码从战绩上来看,这三支球队无一例外地没落了。老三届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队中领袖的沉沦?因为技战术思想的老化?还是因为决策层思路的彷徨?

欧洲舞台上遍地风流的是华丽优雅的技术之花。皇马、AC米兰和阿森纳正在三大联赛和欧洲冠军杯两条战场上撒腿狂奔,或快速,或缓慢,中前场以短传渗透为主的进攻方式倒是异曲同工。他们能控制大部分时间,把捏比赛的节奏,将对手玩得团团转的时候用最从容的方式一击致命。

眼看他楼起了,眼看他楼塌了,谁也没有想到三个技术流豪门制造出欧洲足球新秩序的身后,居然是老三届在黯然哭泣。拜仁、曼联和尤文图斯,曾经就是冠军杯的代名词,就是联赛冠军的代名词。他们有在冠军杯最战绩彪炳的三大名帅,有欧洲最顶尖的管理层,有曾经登上欧洲之巅的崇尚力量和逼抢的整体型打法,有个性鲜明的球场领袖,还有最可怕的是无视任何逆境都可以奋勇再起的王者霸气。一刹那,所有的都烟消云散了,只能望着联赛中一骑绝尘的对手,回家欣赏冠军杯八强的电视转播。

“我梦中都在奔跑。”拉齐奥时期的内德维德是铁人的楷模,到了尤文图斯,铁人被镀了一层金——当选2003年度欧洲足球先生,巅峰之后的2004年,内德维德回归铁人。从铁人升华金人,再褪色成铁人,内德维德的际遇归于两大因素——位置、环境。初来尤文的2001年,内德维德仍然打着左前卫,半个赛季之后,内德维德被推到中路,很难说这是里皮妙心仁术还是无奈之举,总之成为前场自由人内德维德完成了对自己的突破,尤文图斯逼迫快打的战术也在内德维德的带动下达到相当的高度,上赛季3比1战胜皇马和2比1战胜AC米兰可被视为捷克人和老妇人共同的代表作,逼抢、跑动、远射,位置自由的内德维德可以发挥出自己全部的能量。身后有戴维斯、塔齐纳蒂的支撑,左右有赞布罗塔、卡莫拉内西的服务,前方有皮耶罗、特雷泽盖的配合,活动能力超强、其他素质均衡的内德维德没有理由在六星拱卫的环境打不出来,所以内德维德领取金球时说得很实在,他的表现大部分得归功于集体的协作,这绝不是客套,在战术上,他是2003得到自由和特权最多的球星,而内德维德的表现也当之无愧。跟与自己同龄的1972先生们相比,内德维德在齐达内、里瓦尔多、菲戈之中是最另类的一个,他的技术特点决定自己对整体的依赖性非常之强,在本赛季,原先在内德维德身旁配合无间的六大辅将一般只能三个人在场上,内德维德的自由失去了平台,战斗力的发挥只能大打折扣。因为内德维德的组织能力远小于他的冲击能力,他对球队的功用更多的体现于推动而非引导,这是内德维德的缺陷,也是他自称的不如马拉多纳、齐达内的地方。内德维德本赛季的沉沦固然有不少年龄、状态的原因,但从根本而言,还是尤文图斯的整体运作出现了更大的问题,而全场跑动揽体力活也不是一个领袖人物的应有之义。

“狮王卡恩!”,曾经有人这样称呼拜仁队长,听上去有点“老虎埃芬博格”的味道。

卡恩和埃芬博格很相似,甚至可以说,卡恩身上有拜仁历史上很多位队长的影子,比如,“乱搞男女关系”。贝肯鲍尔折腾于几个女人之间,马特乌斯是个花心大萝卜,埃芬博格连自己队友的老婆都敢搞……轮到卡恩,拜仁新一代队长不发扬光大好莱坞传统当然不妥,于是他“交往”上了一个名叫维雷娜的“party animal”。当然,和自己的前辈相比,卡恩在这方面显得不够“潇洒”,瞧人家马特乌斯,从21岁的音乐学院学生到俱乐部队医爱女,通杀!去年老马又第3次结婚,抱回个30岁出头的神仙姐姐。

作为拜仁队长,卡恩的手腕和魄力同样不够豪情万丈。没人听他的,这就是现状。门将当队长本来就被很多行家认为不妥,因为这个位置本身就太被动——只有挨打的份儿。而且一旦失误就会成为永久无法消除的笑料,卡恩把卡洛斯的任意球扑进自家球门,也把拜仁扑出冠军杯,虽说队友都装作不介意,可是谁能真正忘怀这样愚蠢的重大失误。

拜仁的另一个错误又恰恰在于,过早地把巴拉克形容为球队第二领袖。没有人刻意说明,但事实就是这样。很简单的例子就是,每次拜仁出场比赛的时候,卡恩总是走在第一个,后面跟的必然是巴拉克。

巴拉克在拜仁的势力范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队中的年轻人喜欢围在他周围,马凯已经成了巴拉克最好的朋友。性格孤僻的卡恩只能孤独地目睹这一切,想把握统治权只能是有心无力。拜仁越走向困境,这种局面就体现得越发明显。不久前客场打皇马的时候,卡恩没有号召球队和自己一起进行反击,而是选择了“要一个人战斗”。翻翻最近德国的媒体报道,你会发现,关于卡恩,有一个出现频率奇高的词汇:Einzelkaempfer,孤独的斗士。

2004年,基恩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镜头或许就是那招轻盈的蜻蜓点水,在拜亚背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还有两周后波尔图最后2分钟粉碎了曼联的冠军杯梦,他坐在老特拉福德看台上木讷呆滞的神情。

他老了,33岁了,还是曼联的国王,只是不再是当年球场上那头疯狂的野兽了。为了延续自己的职业生命,他甚至努力朝平心静气的境界靠拢,裁判不公的判罚,他只是微笑,对手凶残的铲球,他只是站起身走开。脸上没有一丝火气,基恩正在改变自己,不知道对手也开始不再对他感到恐惧。本来,杀气,让人恐惧,应该是没有体力四处撒野的他唯一的资本了。

1993年就来曼联的基恩就像1991年出道的吉格斯(曼联第二队长)一样,现在已然成为曼联无法解释的一个悖论。他们就是过去10年整个王朝的缩影,可是现在变成了背影,体力不再充沛,斗志不再昂扬,于是无法继续拼抢,继续舞蹈。为了让经历了3次大手术、膝盖不可能痊愈的基恩还能继续威猛,弗格森制定了“2·1”计划,安排他只参加三分之二的比赛。基恩也效仿希勒,拒绝了重返爱尔兰国家队的几次诱惑。

比起在两个禁区间来回冲刺、既能下底传中又能单刀赴会的维埃拉,基恩早已不是同一档次的超级后腰了,可是依然是曼联的象征和精神领袖,他的存在可以稳定军心,控制节奏。问题也来了,一旦他缺席,曼联就变成了一团散沙,年轻人们在球场上乱转,找不到方向。未来会更痛苦,第二队长吉格斯和第三队长加里资格和实力都没有问题,可是他们都不是布莱恩·罗布森、坎通纳和基恩般的领袖人物。两年前,弗格森破例让贝克汉姆取代吉格斯成为基恩不在时的队长,后来他又把这唯一具有接班人气质的帅哥甩到了西班牙。

中场缺乏创造力被看作是拜仁近两个赛季成绩糟糕的最主要原因。这样的问题本来不应该出现,巴拉克是德国足坛最具攻击力的中场,代斯勒则是最具创造力的天才组织者,加上还不能算老迈的绍尔,2002-2003赛季对中场进行了巨大投资(巴拉克、代斯勒和泽罗伯托同时引进)的拜仁本应拥有一个梦幻般的阵容。但可惜,这笔巨大投资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益。

巴拉克遇到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天灾,遗传性的血液尿酸含量过高让他的肌肉和关节变得越来越脆弱,年初这个秘密被科学检验揭示之后,人们才真正知道为什么巴拉克总是生活在不断的小伤小痛之中。第二个问题则出在人身上,希斯菲尔德显然在巴拉克的位置安排上犯了个错误。拜仁经理乌利·霍内斯最近告诉了人们自己的一大“惊人”发现:巴拉克原来是典型的后腰!而希斯菲尔德一直都把巴拉克当作攻击型中场来用,本赛季冬歇期对阵容进行改革的时候甚至把巴拉克的位置彻底移到了前腰位置。而众多行家早就指出他的问题,巴拉克在勒沃库森的主教练托普穆勒显然最有发言权:“在勒沃库森时,巴拉克前面有巴斯图克,后面有拉梅劳,他的位置是在中场中间。”

代斯勒的问题则比较简单。“玻璃人”最大的弱点就是脆弱。大大小小十几次伤病之后,肢体脆弱的代斯勒在心理上也开始变得不堪一击。于是,代斯勒的球迷们开始成为“抑郁症”专家。现在,代斯勒走出了精神病院,回到了拜仁训练场,但一周前再次和球队一起进行正常训练的他再度不幸受伤,不得不中断训练。除非发生奇迹,代斯勒已经很难再尽情发挥自己的天赋。

戴维斯本赛季前半年在尤文上不了场,冬季转会之后去了巴萨倒是如鱼得水,荷兰人与尤文图斯的离散是为什么?戴维斯自己不想留下,还是尤文图斯不道义?做为外人对其中的内幕很难了解,不过戴维斯本来的320万欧元年薪不能说高,但也绝对不能说低;尤文图斯前两个赛季的成绩离不开戴维斯的贡献,荷兰人离开之后尤文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滑。似乎可以这么分析:尤文图斯失去戴维斯是很大损失,但戴维斯却不是肯死心为尤文效命的人,两者之间本来就存在着不小的矛盾。尤文图斯治军甚严,如米科利在入队之前就被严令摘掉了耳环,戴维斯是个性格派的球星,1997/98赛季冬季转会来到斑马军团之后荷兰人得到了重生,但随后也给球队惹了不少麻烦,跟对手打架、跟队友有冲突、跟主教练里皮发生矛盾,还跟球队的老对头罗马勾勾搭搭,很明显戴维斯留在都灵的决心并不是很坚定,而俱乐部在续约的问题上其实比较积极,但对于加薪就很难让步了。实际上戴维斯在队内已经属于第五高薪,其收入比费拉拉、孔蒂等老臣,特雷泽盖、赞布罗塔等中坚明显高出一大截,跟他在队内的地位比较对等,而布丰、图拉姆等人500万欧元的超高薪原本就是个错误,2001年尤文分别以3260万英镑和2200万英镑的价格从帕尔玛购入两员大将,如此高价和如此高薪都比较反常,因为转会费的一部分将划归球员本人,尤文依然给出500万的年薪颇为失策,而近来的财政问题一定程度上也是俱乐部薪水超标引起的。皮耶罗、内德维德、布丰、图拉姆,这四名球员的年薪已经超出了尤文一线队总年薪的一半以上,而戴维斯想加入500万俱乐部,这势必使财政压力更大,俱乐部内部的贫富悬殊也将进一步加剧,如何使得?在双方都不妥协的情况下,戴维斯的流失已经不可避免,实际上这是一个双输的结果,尤文已经滑落了,而戴维斯在31岁的年龄想融入一个全新的环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在巴萨的际遇只能说他是在合适的时机到了一个合适的球队,巴萨的混乱和无序给了戴维斯自由和空间,就像当年的内德维德。

贝克汉姆一走,一向对他的时尚品味看不起的费迪南以为机会来了,他可以问鼎红魔俊男榜的一哥宝座。果然,半年不到,他就成了一哥——新闻榜的一哥。

这恐怕是足球历史上最荒谬的自毁前程的一段经历。因为要搬家和到曼彻斯特商业区里shopping,费迪南错过了药检,这和一个为了打游戏机而逃课的小学生有什么区别,可是结果就不是罚站抄课本那么简单了,停赛8个月!也停掉了曼联整个赛季。英国人开始都怀疑这个家伙是服用了禁药,急着找地方解决才耽误了时间,最后的头发毛囊检测报告显示,至少这半年中他根本没有服用过禁药,完全是糟糕的记性和shopping的冲动毁了他。

费迪南悲哀地发现,最终背叛他的正是那些平时对他颇为礼貌尊敬的足总官员,为了向国际足联表示反禁药决心,他们最后决定的处罚甚至比意甲两个确实服用的球员还要严厉得多,很大程度上他就是几个大权力机构利益博弈的牺牲品。弗格森则悲哀地发现,最终的买单人是曼联,就算给予轻微的3个月停赛,等到4月初复出黄花菜都凉了。拥护阿森纳的《伦敦旗帜晚报》兴奋地算了一笔会计账:冠军杯提前出局损失700万英镑(想想本来他们的八强对手是弱小的里昂);联赛冠军和第三之间的奖金差距是400万;还有支付一个“废人”8个月的工资200万,因为这点迫使弗格森下赛季可能还要买进中卫1000万——“费迪南shopping一次要花2000多万,最后掏钱的可是曼联。”

没有人敢保证费迪南活蹦乱跳地出现在球场,曼联就能获得三冠王,可是至少他们日子过得挺滋润,英超半程冠军,他停赛前22场比赛失16球,也是英超最少的;冠军杯小组赛6场比赛只有对斯图加特比赛中丢了2球,其他5场都没有丢球!现在,这一切只能在梦中悬想了。

1983-1984赛季在瑞士开始自己的教练生涯,希斯菲尔德本赛季恰好进入第20周年。前19年,“将军”从来没有被解雇过,总是在合同结束后自行离去。但现在,他遇到了一个关卡,负责把守这个关卡的就是拜仁的领导们。

连续两年没有进入冠军杯8强,上赛季甚至连第一轮小组赛都没能闯过,希斯菲尔德现在遭受的信任危机可想而知。乌利·霍内斯还在为他撑腰,过去一直为他说话的好朋友贝肯鲍尔和鲁梅尼格则已经很久没有表明立场,拜仁监事会和董事会主席身上有几千名股东给他们的压力。

希斯菲尔德的接班人都已经被德国媒体选好,斯图加特主帅马加特,就是他了!马加特也适时地向拜仁抛来媚眼:“拜仁是我最喜欢的俱乐部!”但从来没有在众星云集的大球会呆过的马加特还没有被贝肯鲍尔们接受,他的经验是个问题。所以,现在希斯菲尔德还有继续留下直到合同到期的空间,条件是至少拿到下赛季的冠军杯参赛资格。

在拜仁工作对希斯菲尔德来说已经没有多少乐趣,“这种压力之下,我现在想的只是能多活几个月”。走肯定是要走的,只不过不想被灰溜溜地赶走。

现役教练中,冠军杯中战绩最出色的里皮日子最尴尬,问题也最多。在尤文图斯,主教练里皮和经理莫吉是俱乐部四巨头中主要负责球队建设的两大责任人,对于尤文图斯现阶段的窘境,很难说谁的罪责更大,里皮带队征战,莫吉提供人员配备,虽然莫吉在转会上的不足给里皮的战术革新和突破带来难度,但尤文图斯在人员变动不大的情况下无法维持前两年高水准,首先被责难的应当是银狐先生。里皮两度执教尤文,战术风格大异其趣,前期的里皮大开大阖,积极进攻是他的主导风格,后期的里皮则注重防守,战术上追求进攻的成功率,而疏对控制能力的追求。两相对照,后期里皮的球队刚性太强,柔性非常不足,反映到球员上,工兵太多,攻击手太手,反映到场面上,防守上连接不紧凑,进攻上阵地进攻手段严重不足,而阵地进攻能力是反映一支球队综合素质的最主要因素之一,尤文、曼联、拜仁的沉沦都是在进攻上出现了很大问题。首先,尤文图斯的得分点太少,几个赛季以来,都是皮耶罗、特类泽盖、内德维德在扛着,而迪瓦约、卡莫拉内西等人的贡献太有限,前三人号称三叉戟,实际只是一把刀,很容易一毁俱毁,一个人状态不好就会影响到他人的发挥;其次前场球员抗击打能力不足,进攻人数投入太少便于被盯防;但最根本的,还是尤文缺乏一个组织能力出众的进攻核心,内德维德不是这一类型的,但他占用了这个名额,加上其他中场进攻因子的缺失,无人传球,无人输送,阵地如何拿下?里皮的思路是在后防线之前筑起坚实的堤坝,用至少两名后腰巩固后场,同时后腰的防守必须是主动性的,追求积极拼抢截断对方的进攻,立即转入快速攻击,但尤文实施这一战术的缺陷是:戴维斯走人抢截能力下降,后腰衔接攻防能力不足,进攻手段单一。里皮上赛季将这种“打铁”战术发挥几臻化境,但在目前技术流控制战术愈加风行、全队配备出现弱化的情况下抱定前旨不求突破,不能不说是魄力小了。莫吉2001大手笔迭出,近年则转入“希望之星”购买、租收政策,不仅导致球队二线冗员大增、财政愈加吃紧,最重要的便是导致了球队在战术风格上耽于旧路,愈行愈窄。

本来,一切还不会那么糟糕,如果费迪南事件东窗事发后曼联的态度可以低调和谦让,如果停赛8个月后可以即时补充一名中卫。曼联的责任书上还应该有一个签名——阿历克斯·弗格森。

人老了,总会越来越坚持己见,越来越被自己过于丰富的经验所限制,固执就成了刚愎。弗格森就走上这条道路,寻找范尼的搭档和替补当然必要,不过当时曼联熟悉了单中锋战术,荷兰人也没伤没痛的,这不是最迫切的需要,倒是寻找一个好中卫非常重要。弗格森的理解完全不同:萨哈是他注意了两年的目标,必须到手;受伤大半年的布朗完全可以顶替费迪南,不需要在后卫身上花冤枉钱。

可怕的自负不仅有岁月消磨的功劳,而且还有场外因素。为了那匹“直布罗陀岩石”一半所有权(其实真正想要的“岩石”一半的所有权),弗格森甚至不惜和多年好友马格捏尔翻脸,甚至上簿公堂。有钱能使鬼推磨,7000万英镑当然会使一个男人失去理智,居然和俱乐部大股东、很可能成为未来大老板的家伙决裂,弗格森的前途蒙上阴影,整个曼联俱乐部的形象和内在凝聚力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弗格森曾经得意地表示,去年夏天在美国的巡回热身赛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赛前热身,直接导致球队之后半年一直保持着高水平,可是去年10月到今年2月,费迪南事件和弗格森官司事件一直是两块巨大的乌云,笼罩在老特拉福德上方,挥之不去。弗格森全家遭到私家侦探的调查和监视,过去一些说不出口的龌龊老底被拿到太阳下曝光,一个个人生活一塌糊涂的63岁老人怎么还有兴致处理自己的工作?

好在老人最通时务,几十年的处世经验告诉他们必须饶过困难,于是有了弗格森的低头,撤消官司,同意条件极其苛刻的庭外和解(马格捏尔只给他250万的所谓奖金)。律师不用找他商量官司,私家侦探也撤离了他的后花园,可惜曼联也早早离开了冠军杯,看着阿森纳提前捧起联赛冠军。弗格森的悔悟,来得太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足球教练证怎么考
Next post 虎扑总监怒喷: 曼联左路被打穿 鸭子被打自闭! 穆帅只想要解约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