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都•看世界 西岸首个建筑大展迸发巴黎硬核浪漫!

是国内首个聚焦于国际城市发展进程的美术馆特展,它将一个时代的城市发展缩影于“建筑”这一艺术门类中进行呈现。

展览以10个篇章,75个项目的建筑模型、图纸、文献以及影像等在内的近120件作品,追溯了巴黎这座国际大都市意义深远的演变历程。

上海与巴黎在城市历史文脉、地缘文化、城市精神和价值观、社会生态等方面息息相通,藉由“巴黎”案例呼应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乃至中国本土蓬勃发展的城市更新与建筑建设图景。

建筑是我们ZUI亲近、也ZUI容易忽视的艺术,它在过往回忆里、未来期待里,为我们亮一盏灯,我们因此不会走失,而建筑师,是为千万人点灯的人。

展览中呈现的作品,从草图、初稿、图纸,到模型、原型,不像名胜古迹那样家喻户晓,但却与巴黎的日常与民生紧密相连。

二战后的巴黎面临着全国性的房屋重建,住房短缺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让·普鲁维为了解决住房短缺问题,设计出了预制的、轻量化的、经济适用的小规模住宅,这幅《无忧城中的14套独户住宅》就诞生于此。

在新一代建筑师们包罗万象的设计里,巴黎第①座摩天大楼“克鲁勒巴尔博大楼”作为当时ZUI大型的建筑设施之一,它的管型结构系统令人意外。

在20世纪末60年代,人口急速增长,大量不卫生区域得到翻新,在塞纳河畔伊夫里,勒妮·加尤斯特和让·勒诺迪共同提出了充实而复杂的建筑设计与城市规划方案,从而增进邻里接触与交流、提高生活质量。

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是城市经济飞速增长的必经之路,70年代的巴黎也不例外。当时209米的曼恩·蒙帕纳斯大楼几乎连续四十年蝉联法国ZUI高建筑。

1982年上任的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开展了他的“伟大工程”,大刀阔斧地开垦巴黎东部。诸多大型项目都落了地,比如占地55公顷的拉维莱特公园,让·努维尔和AS建筑工作室在巴黎市中心缔造的阿拉伯世界研究中心,塞纳河上游沿岸的多功能大型体育场……

在密特朗总统的“伟大工程”中,有两个项目堪称宏伟,分别是巴黎东南部的法国经济与财政部,和巴黎西部的拉德芳斯大拱门。前者巨大的拱门令建筑与城市风景相连,后者则是巴黎历史轴线向西的延伸。

在建设东部之外,密特朗政府还划定了大片平衡发展区,许多独特的建筑由此涌现,如让·努维尔设计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弗兰克·欧文·盖里设计的美国文化中心(现法国电影资料馆)、雷姆·库哈斯设计的达拉瓦别墅等。

90年代起,许多大型文化设施引领东部发展,比如法国国家图书馆、安藤忠雄设计的冥想空间、音乐城、凯布朗利博物馆、巴黎爱乐音乐厅、路易威登基金会……

到了如今,巴黎仍然处于发展之中,也依然是城市改造和建筑革新的重要地,例如帕特里克·贝尔杰和雅克·安齐乌蒂建筑事务所共同设计的雷阿勒天蓬,在当下依旧有重大影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对中国加征100%关税后!美媒拆解比亚迪海鸥感慨:做工内饰不比美国30000多美元电动车差,美国车企造不出

成熟的小婴儿已经掌握技能自己哄自己入睡!解放家长~网友:白白胖胖就算了 还有这本事 酸了!

5月18日,安徽(发布)小宝宝把零食桶扣头上给自己整蒙了,最后那一摔没绷住,“再养一养底盘就稳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南京门将黄子豪跳级入选国字号
Next post 中甲联赛回归五台山!南京城市队新赛季首个主场单场球票已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