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再次陷入危机巴黎人的巨星战略会适得其反吗?

整个晚上,王子公园里都充斥着巴黎死忠球迷“超级军团”的喧闹声——鼓声、口号和猎风随着旗帜的飘扬。即使当姆巴佩在最后时刻扳平比分被VAR判定为队友越位时,他们也从未停止过。

那种偏执让人有点担心——如果最终又是一场失利,他们会不会对自己的球员说话?即使事情进展顺利,粉丝们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更不用说,在输给拜仁之后,大巴黎遭遇了各项赛事的三连败,被逼到了欧冠保级的边缘。

队员们似乎也嗅到了紧张的气氛。上赛季欧冠1/4决赛惨败出局后饱受诟病和嘘声的梅西和内马尔,与球迷的关系一直很紧张。赛后,他们很少和队友一起去硬看台告别,仿佛做好了迎接风雨的准备。

然而,预期的滥用并没有发生。反倒是一向以偏激着称的铁杆粉丝们,没有生气也没有骂人,而是用掌声和口号表现出团结一致。“这里是巴黎”的呐喊声提醒着队员们:还有第二轮比赛在我们面前。

但如果巴黎人不尽快以球场表现回应,球迷的怒火虽然迟到了,但绝不会缺席。2023年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姆巴佩等人在11场比赛中取得了5场失利,超过了去年12个月的失利场数(4场)。这似乎是该团队自2011年卡塔尔财团收购巴黎以来经历的最黑暗时刻。

哈利菲总统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但严峻的现实却在不断淡化。2014年,哈勒菲宣布球队将在四年内夺得大耳朵杯冠军。如今9年过去了,一大笔钱不见了,但大耳朵的奖杯依然遥遥无期,变得更加难以捉摸。

有人会说这是一个失败的企业,不。一方面,巴黎圣日耳曼正在享受球队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它是法国唯一一家,已成为世界足坛最大、最具吸引力的品牌之一。另一方面,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卡塔尔在巴黎的投资,原本是一项与足球无关的生意。

近日,卡塔尔埃米尔访问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面,就双边关系和能源合作进行了会谈。在对阵拜仁的比赛当晚,卡塔尔埃米尔亲自到访了王子公园,观看了所谓的“品牌秀”。

是的,卡塔尔人当然希望大巴黎夺得欧冠冠军,但归根结底,这支球队只是他们打造欧洲外交软实力的一个窗口。你可以赢,你想赢,但你不必赢。

单纯从竞技的角度来看,以首都的财力和人员,球迷不可能不对结果抱有期待。然而,近10年来,在经历了安切洛蒂、布兰科、埃梅里、图赫尔、波切蒂诺等多位名帅之后,他们都曾希望夺得欧冠冠军,但总是功亏一篑:要么以微弱劣势输球,要么彻底输球,当压力达到顶峰。

是的,他们接连被巴萨、曼联、曼城和皇马淘汰出局,但他们在欧冠赛场上留下的印象最深的还是“剧变之王”。在短时间内,结果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巴黎圣日耳曼发生过几次,但巴萨、马德里、利物浦、曼城等也发生过。

在对阵巴黎拜仁的比赛中,他不在场,但大部分时间都踢得很无聊。直到下半场姆巴佩因伤替补登场,他们才全力以赴取得领先。

多位大巴黎球员表示,欧冠表现不佳有客观原因——在主场踢得过于轻松,没有像样的挑战,在面对欧洲豪门时承受不住压力。.

如果说往年巴黎以90分100球的成绩称霸积分榜,这个理由可能难以成立,但今年他们的霸主地位甚至在主场也开始动摇。在输给拜仁之前,他们已经输给了朗斯、雷恩、马赛和摩纳哥。

平淡、乏味、草率足以总结这款游戏。明星云集,大巴黎秀场似乎没有一盘散沙的斗志。拜仁拥有大部分控球权(54%),并且在防守上比主队更加拼命。据欧足联官方统计,拜仁球员赛后总跑动距离为118.3公里,比大巴黎多出近8公里。

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就此事向加尔蒂埃提出质疑。大巴黎主帅回答说:“我无法改变球员的特点,内马尔和梅西都是等待接球的球员,这是他们的特点。”

为此,Galtier使用了WarrenZaire-Emery。在16岁零343天时,这位少年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联赛淘汰赛阶段球员。他出生于2006年2月3日,梅西第一次获得欧冠冠军时,他只有2个月大;卡塔尔财团收购巴黎时,他只有5岁;但是11年。

踢右前卫的埃梅里发挥不佳也难辞其咎,第57分钟被换下。不幸的是,加尔蒂埃早早就要求被换下,但比赛并没有平息,他在第53分钟看到科曼挽救了比分。

本场比赛,26岁的科曼出任首发左边锋。下半场,阿方索-戴维斯换下新任冬季助教坎塞洛,科曼则换上右路。对此,纳格尔斯曼解释道:

“坎塞洛在对方防线后面推进的次数和力度都不够好。我们知道下半场我们的边后卫会创造更多机会,科曼的进球就是这样。我们都注意到,当我们调整时中间。”

这个进球来自两个边后卫之间的联系。防守端,巴黎的答卷极其糟糕,每一个防守环节都出现失误,给戴维斯太多安静的传中空间,最后一点科曼失误,多纳鲁马再次扑救。Pol闪烁得更慢。

开场后,拜仁本有机会扩大比分,但多纳鲁马表现神勇,接连封堵舒巴莫廷和德利赫特的急切进球。半场大半都游刃有余的姆巴佩、帕瓦尔、乌帕梅卡诺和德里赫特终于感受到了压力。

第83分钟,姆巴佩接门德斯传中打门,但VAR判定助攻越位在先,进球无效。此后,巴黎发动了数次反击,均无功而返。帕瓦尔用铲子打梅西,两张黄牌将一张红牌罚下场。最终,客队取得了一场有惊无险但令人信服的胜利。

在纳格尔斯曼时代的第二季,“南方之星”终于站稳了脚跟。去年2月,拜仁在欧冠1/4决赛中被黄谦淘汰,全队压力不小;他们在本赛季早些时候的6场联赛中只赢了1场。现在纳格尔斯曼的技战术逐渐成型,球队的风格也越来越鲜明。参加欧冠决赛?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巴黎,情况完全相反。他们就像一粒沙,没有战术,更衣室里的气氛总是微妙而微妙。他们不缺钱,但也不缺明星。为什么他们还是不能打破天花板,总是输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

他们的铁杆支持者在去年激烈地宣称,作为球迷,他们“不再认可盲目招揽名将、迎合球星、无视技战术稳定性的俱乐部”。他们还认为球队总是太嚣张,眼高手低,好像赛季才2月才开始。

如果“赛季要到二月才开始”是真的,那么首轮失利绝对是败笔。在艰难的看台上燃烧的巴黎球迷一定希望在安联球场三周后的第二回合比赛中,他们也能尝到复出的滋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罗纳尔多 、巴乔、维埃里我全都要“老爹”莫拉蒂
Next post 卡斯卡里诺:曼城还有欧冠和足总杯分心我仍相信阿森纳能夺冠